分类 拉菲平台 下的文章

  第四届北京诗歌节大学生校园诗人群体成为绝对主角

  北京高校诗社:“抱团取暖”下的理想与浪漫

  ▲朱贝骨诗社合影

  ▲朱贝骨诗社获北京诗歌节“最佳高校诗刊奖”

  ▲诗刊

  ▲诗刊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是现代诗歌的黄金时代,《神女峰》《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等经典名篇层出不穷,舒婷、北岛、海子、顾城等优秀诗人纷纷涌现,因此在那时的年轻人尤其是大学生群体中,通过写诗的方式来言志、抒情是一种时尚潮流,“诗人”在大家心目中更是一个崇高的称号。各大高校基本都创立有自己的诗歌社团,学子们对此也都报以极大的热情。据说这些诗社每每举办活动时,都能吸引成百上千人参与其中。

  然而随着时代的更迭和社会的演变,生活的节奏越来越快,娱乐的方式越来越丰富,诗歌也由此渐渐退出人们的生活。现在的大学生们成长于网络时代,早已习惯了网上追剧、电子阅读,亲友恋人间传情达意有朋友圈、微视频等更直接、更快捷的途径。在这么一个令人目不暇接、凡事以效率为先的世界中,年轻一代里还会有人喜欢读诗和写诗吗?答案是:有的!

  不久前举办的第四届北京诗歌节上,大学生校园诗人群体就成为绝对主角,来自十余所高校诗社的学子们和芒克、树才等老一代诗人同席对话,以他们充满青春朝气的作品和创作理念,让大家看到了诗歌传承不衰的魅力和希望。中央民族大学朱贝骨诗社夺得了本届诗歌节特设的“最佳高校诗刊奖”。“朱贝骨”是藏语音译,意为“永生”。正如这个名字一样,诗歌或许正在远离我们的视线,但却从不会缺席。

  ■不满“学生腔调”“愤青话语”

  朱贝骨诗社于2004年9月创立于中央民族大学藏学院,不久后《朱贝骨诗刊》创刊。当时的发刊词里写道:“真诚的诗歌语言,以及其所彰明的思维向度与生存姿态,正是对人云亦云的强力拒绝。优秀的诗歌作品具备直面并整合现实复杂性的品质,并能敏于发现日常生活中无处不在的‘秘密’与‘神奇’,传达诗人对世界的独特认知。秉持上述的诗歌观,我们,几个高校诗人,朱贝骨诗社同仁,决意创办《朱贝骨诗刊》。不满于‘学生腔调’或‘愤青话语’,面对现实生活的高速与琐碎,坚持耐心的体会与表达,理应成为我们努力的方向;而对于无病呻吟或空泛赞颂一类的伪诗,我们则力求规避,与之保持清晰的距离。”

  起初的《朱贝骨诗刊》设定为双月刊,每刊50页,选取诗作大概20首,稿件来源主要为约稿所得,约稿对象是校园诗人和部分青年写作者,在征稿函中特别注明了“无稿酬”。诗刊分为“诗家园”“诗河畔”“诗漂流”“诗面孔”等栏目,除诗社成员作品及各高校和中央民族大学其他优秀稿件之外,还会选发部分少数民族语言和外语的翻译、原创诗歌,以及个人诗歌创作谈和诗歌评论等。这些设计看起来很是像模像样,就一份校园刊物而言可以说非常不错了,和正规的文学杂志相比也不差多少。但事实上,由于那时诗歌已经步入衰落期,这样的理想规模和状态并未持续多久。

  当北京青年报记者问起诗刊现在的情况时,现任诗社社长周子晗惋惜地说:“怎么可能还有双月刊,早就变成双年刊啦,这次诗歌节上获奖的《朱贝骨诗刊·柒》还是2016年出的。”甚至现在连双年刊都不一定能保证,周子晗说原打算今年推出的新一期诗刊还未进入付印阶段,看情形要拖到明年才能出来了。至于原因,他介绍,负责诗刊编辑工作的人本来就少,只有他和一两名诗社骨干,大家平时还要忙于学业和诗社日常事务,做诗刊只能见缝插针地抽时间。另外资金也是个问题,诗社平时活动的资金就都是靠向师生们众筹得来,出诗刊的费用还需专门再去筹集。

  ■抱团取暖

  不过周子晗从未对此感到过沮丧,相反他对诗社近些年的发展觉得还比较满意。上个月诗社刚刚完成了今年的社团招新,报名参加的新生有四五十人。据周子晗讲,他进入诗社的两年多来,基本每年招新的人数都保持在这个数目左右,和其他社团相比并不算太少。诗社每周五晚定期举办读诗会,选取一两首经典诗篇或是学生们自己的作品,让大家品读过后各抒己见,从创作技巧、立意等方面展开探讨。“不管新成员还是老成员,看到大家每次都准时来参加,态度也都很认真、很有热情,我还是挺感动的。”

  对于北京高校诗社和诗刊的整体状况,周子晗持乐观态度。他说就自己的了解,北京各大高校现在大部分还都保留有和诗歌相关的社团,比如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中国石油大学、中国政法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北京工业大学等,而且这些诗社互相之间都有联系,很团结,经常会通过微信群等方式进行沟通交流。“像我们正在做的这期诗刊,就是用微信向外校征稿的,诗友们也都乐于捧场,发给我们的都是这一两年来他们积累下的自己认为最好的作品。”

  另据北青报记者了解,这些高校诗社大多也都有自己的诗刊或是侧重于诗歌类的文学刊物,比如去年的第三届北京诗歌节上,就有19所高校诗社带来了其编辑、出版的13种诗歌刊物,其中有的已经坚守多年,如今仍在焕发生机,最具代表性的包括中国石油大学海燕文学社的《海燕诗集》、北京大学五四文学社的《未名湖》等。与海燕文学社同时诞生于1954年的《海燕诗集》自1992年起经历过两度停刊,2016年正式复刊后每年会出春季、秋季两期,去年9月的秋季刊印数达500册。时任文学社社长吴建邦说:“这是我们石油大学的原生态刊物,很多校友都想把它珍藏起来。”创办于1956年的五四文学社在1979年推出社刊《未名湖》,后来也遭遇停刊,2005年得以复刊,此后除偶有间断外,基本做到了每年一期。该刊物简介上自豪地宣称:“《未名湖》汇集了北大最优秀的诗歌写作者。”

  ■反抗晦涩人生的生存方式

  已从北京外国语大学毕业30年的诗人树才当年便是通过校园诗社活动爱上了诗歌,回首往昔,他有着无限感慨,“大学校园一直是诗歌的萌发之地,回想起我上大学的时候,虽然已经过了几十年,似乎还能感受到那种理想主义精神的激烈撞击。思想活跃、感触敏锐的大学生们组织起一个个诗歌社团,创办了各种诗报诗刊,举办朗诵会、研讨会等各式各样的诗歌活动及出版编辑诗集诗选,正是他们以不可忽视的力量推动着新诗潮的发展和流变。大学生诗人在那场诗歌大潮中也是人才频出,当下诗坛的中流砥柱譬如西川、海子等等,无一不是当时大学校园诗歌的产物。”

  在本届诗歌节上,也有不少校园诗人表示,诗歌、诗社和诗刊在今天的大学校园内尽管日趋边缘化,却依然是一道独特而不可或缺的人文风景。刚从中央民族大学当代文学专业硕士毕业的马小贵是朱贝骨诗社的老成员,已经在《朱贝骨诗刊》上发表了十几首作品。在马小贵看来,这本诗刊就像纪念册一样,记录下他最宝贵的青春记忆,“校园生活和成长过程中的各种忧郁、痛苦、快乐,我主要都是用诗歌来抒发和表达的,写诗的时候我就像是面对整个世界在唱歌、讲话。”

  正在读大三的周子晗和马小贵一样学的是文学专业,他说自己今后的就业方向是想致力于文学的学术研究方面,对诗歌的热衷可以算作一种学习和研究的需要,但诗歌对他乃至其他诗社同学们的意义远远不止于此。“诗歌的特质在于它能够生动、凝练地反映现实生活,又能寄托丰富的情感、情怀和思想,这些都易于和每个人自己的经验、想象相连通,尤其是思维活跃、富于激情的年轻人,很容易被它所打动。我们诗社的作品很多都是对自己真实生活和心态的写照,大家觉得写诗这种方式又直接又畅快。再说诗歌的语言又那么美,节奏鲜明,还有着音乐一样的韵律,读诗、写诗都是一种美好的享受。”

  因此周子晗说他和历届诗社的学哥、学姐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心愿,不管有多少困难,都要坚持把诗社和诗刊办下去,“既然诗歌已经没办法再成为社会主流,那我们就更要为热爱诗歌的人们多创造一些交流的空间,留住这一方净土。”就如同朱贝骨诗社的创办者在创社伊始便发出的郑重宣言:“我们相信,诗,不止于一种表达,同时也代表着反抗滞涩人生的生存方式;我们也相信,当代诗人不会缺席于当代生活。”

  文/本报记者 崔巍

  大学生诗歌节选

  品园秘密传说(节选)

  李海鹏

  身后,教学楼如巨帆鼓动。

  他们终于踱下楼梯,像几个水手

  享受着在冰山之间移位的快乐。

  不远处,一辆自行车一闪而过。

  多美啊!一头失群的小海豚

  跃过船舷片刻,又倏忽隐入海水。

  一团黑暗里,它独自找着什么呢——

  是初夏的弦月,还是八十年代痛失之鳍?

  浑河的三个瞬间(节选)

  王辰龙

  正月第六天,近岸的水底仍曝露,

  像田野

  在晚冬备孕,黑旧着,满是机械履带的碾痕

  孩子越过冻紧的沟壑,河心不再险恶,

  他

  懒散随后,仿佛过劳的轮胎,

  哈出二手烟霞

  与下午的家宴酒,

  并腾手拍下寒假、童年

  与林间那黄色挖掘机。

  新工程是沿河铺展的

  木板路,

  目光也绕满刨花的气味,

  看古树

  如电厂遗址的高炉,兀立于河岛。

  他们踩上

  冰面,鞋底残雪的闷响,

  被孩子听成水下

  巨怪的低喘:

  它停止南风季的饕餮,

  正猫冬

  半梦半醒地吐出计划经济的鱼骨。

  归来者

  又将骑起白色的带鱼速速入关,

  去乞活乞爱

  乞太平;

  而南岸,“外滩叁号”“新加坡城”

  已准备点灯,

  更多的家庭,

  把摇摆的工资单

  包入昨日水饺。

  忍冬鸟掠过桥下的足球场

  草坪常青,夕光里人造的不朽,冷硬而暧昧。

  照片提供/朱贝骨诗社

  11月8日电 日本新华侨报网刊文称,日本国会围绕新在留资格的政策讨论持续升温,各类相关法规变动消息层出不穷。11月7日,据日本媒体报道,与新在留资格匹配的永住权申请条件等的更改已经初现轮廓。

  文章摘编如下:

  一直以来,日本的永住权是希望保留原国籍并在日本工作的外国人群的首选,相当于日本的“绿卡”。满足一定条件的外国人可以向日本法务省申请,审查通过后可获得。获得永住权的外国人除没有参政权以外,待遇上和日本人基本同等,也不限制工作内容和签证期限。

  一般来讲,在日本居住10年以上,其中工作时间达到5年并正常纳税者即可申请永住权。为了吸引优秀人才,律师、医生、大学教授等“高度专门人才”群体在申请永住权时门槛会比较低。

  近年来,实质上起到劳动力引进作用的技能实习生制度,最长可获得的签证只有5年。这在制度上消除了技能实习生的申请永住权的可能性。但新设立的“特定技能”在留资格在可否取得永住权上还没有明确的规定。

  正在日本国会讨论的《出入境管理及难民认定法》修正案(以下简称入管法修正案)中,允许技能实习生资格变更为新设的特定技能签证,并且“特定技能1号”的在留资格最长可以申请5年。

  外国劳动者最大可通过实习生和“特定技能1号”的组合在日本工作满10年,达到申请永住权的基本条件。然而,据日本法务省相关人士透露,目前的讨论方向是“特别技能1号”签证或将不会记入申请永住权所必须的10年基本条件,而“特别技能2号”或许会记入。

  入管法修正案中的“特定技能2号”是“特定技能1号”的升级版,可以不断延续更新签证,实质上没有签证时间的上限。但能否通过“特定技能2号”获得永住权,目前还在讨论中。

  其中矛盾的地方在“特定技能”资格的前提条件上。行业劳动力不足是获得“特别技能2号”资格的前提条件,这就导致如果某一行业劳动力不足的问题得到解决后,“特定技能2号”资格将无法持续发放。这使得想通过“特定技能2号”资格获得永住权的外国劳动者处在了极大的不确定性之中,很有可能勤劳努力的干着活却突然就被赶回了国。

  针对上述问题,日本政府相关人士说明,现存的“技能实习”签证和即将设立的“特定技能”签证均是以“回国为前提”的签证类型,并谈到会明确写明“特定技能”与现存的“就劳”签证在“回国前提”这一点上的不同之处,并强调会对“特定技能2号”资格的获得条件从严设置。

  在11月5日举行的参议院预算委员会上,日本法务大臣山下贵司就“特定技能2号”可否获得永住权问题表示,“将会在考量日本国家利益的基础上慎重考虑”。不过立宪民主党干事长、参议院议员莲舫则不无讽刺的表示,“像这样限定外国人的签证期限,人手不够的时候叫来,人手多的时候又赶回国,还不让带家属,这个永住权的获得难度还真是高”,尖锐的指出了该法律过分注重日本自身而忽略外国劳动者的权利。

  老鹰一声谢 书豪“受不起”

  官方感谢引联想 似暗示要交易林书豪

  北京晨报讯(记者 刘晨)老鹰昨天客场挑战黄蜂,以102比113失利,林书豪成为老鹰为数不多的亮点。他替补出场18分钟,交出9投7中19分、2个篮板和2次抢断的数据。

  替补登场后,林书豪就展现了非常好的状态,面对新秀马利克的防守急停飙进一记中投。紧接着,他单枪匹马杀到前场面对两人防守三分打进,老鹰打出了一波7比0的小高潮。第一节结束,林书豪5投4中拿下9分。老鹰落后两位数,林书豪直到节末才有机会出场,命中一记中投。第三节后半段上场,他拿出了“微波炉”般的表现,突破上篮帮助球队反超。不过此后他连续出现失误被黄蜂逆转比分。末节比赛,林书豪连得4分,一度缩小分差。但黄蜂接着又打出一波进攻高潮,始终把分差控制在两位数。

  赛后,林书豪透露身体状态很不错:“我的膝盖感觉不错,现在对我来说最重要的就是找到自己的节奏,而现在我也正慢慢去做,我会继续努力。我的身体已经恢复,相信自己有能力冲击篮筐,我并不惧怕这些。”然而,老鹰官推赛后却发声:“谢谢你,林书豪。”这被外界解读为要交易他的信号。因为通常官方只会在球员被交易或者裁员、买断之后才会发布这样的消息,来感谢球员为球队的付出。

  本赛季在老鹰,林书豪场均只有15.9分钟的出场时间,比职业生涯平均值的26分钟下滑不少。而在首发控卫的位置上,教练选择的是新秀特雷·杨。种种迹象表明,林书豪并不在老鹰的长期规划中。在老鹰官推的评论区,球迷纷纷为他“指路”,建议他去火箭、马刺等队。

原标题:日本大选:小池势力难扩大 安倍丑闻余波未平

中新网10月13日电 综合报道,日本多家媒体近日实施的日本众院选举初期选情的调查显示,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担任党首的希望之党势力难以扩大,因突然就任新党党首等引发热议的“小池剧场”出现降温。另一方面,日本自民党则占据优势。

资料图:安倍晋三。

日媒指出,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解散众院的闪电式做法目前看来已奏效。然而因存在森友、加计学园问题,自民党高层认为“并非一帆风顺”,努力保持紧张感。调查显示有半数受访者回答“尚未决定”,态度未定的选民动向将左右今后的走向。

本月11日,小池在日本盛冈市的街头演讲中严厉批评了安倍。“为了逃避加计、森友疑云而使用(临时国会)伊始解散的手段,是‘安倍第一的解散’”。

与日本民进党汇合、与爱知县及大阪府两位知事合作等,小池方面接二连三的举动吸引了媒体的关注。对其警惕的执政党内也有人曾预测称,希望之党将从发布公告前的57个议席“增加一倍”(自民党高层语)。

报道称,希望之党提出夺取政权并推举了额定议席数一半以上的235名候选人,但选情调查显示其获得议席数在60个左右。该结果凸显出“小池人气”并未波及到全国的现状。提高谴责安倍的声势也可说是反映出对自身党势扩大并无把握的焦躁。

在出现退党多米诺之前的4月,日本民进党众议员有97人,也因如此,民进党出身的希望之党前众议员认为汇合没有效果,指出“对于小池的‘排除的逻辑’及保守印象,以往的民进党支持者感到不满”。

此外,对众院选举中不出马且不提出首相候选人的小池,也有人还抱怨称“选举最重要的本来就是明确易懂”。

尽管如此还是要凭借小池的知名度。计划继续由小池站在前列,以首都圈为主造访重点选区。将追究安倍的政治态度,力争发掘批评安倍政权的选票。

此外,日本自民党独自进行的调查显示,最坏结果自民党也将单独过半数,本月9日接到这一汇报的安倍告诫周围人士称“不会这么轻而易举”。

日本自民党,认为民进党瓦解等在野党混乱局面是初期选情良好的原因之一,这是由于今年年初60%前后的内阁支持率依然只有40%多。该党高层窃笑称“在野党除了准备不足之外,还在绝佳时机出现了混乱”。

安倍11日在爱知县冈崎市手握麦克讥讽道:“为了当选而改变党名、或是混入其他党。尽是这样的报道。”

然而自民党也并非坚如磐石。小选区277名候选人中,力争第三次当选的年轻议员约90人,选举基础薄弱。如果舆论风向稍有变化,“就会像奥赛罗棋一样形势逆转”(该党选举对策消息人士语),担忧一直存在。今后将关注批评政府的无党派选民的动向,并警惕政权高层的失言。

日本公明党党首山口那津男表示:“(选民)对执政党的态度十分严厉。不能掉以轻心。”

为对抗小池的“排除路线”而建立的立宪民主党以超过该党高层预测的强劲势头展开选战。候选人称“同情舆论也起到推动作用,感到很有效果”。然而候选人很少,只有78名,该党高层称“能否让势头反映到议席数上是课题”。

日本共产党委员长志位和夫在川崎市的街头演讲中称“希望和‘安倍政治’说再见”,显示出东山再起的决心。社民党则力争增加比例代表的议席数。

日本维新会高层就与希望之党的合作称“期待落空了”,表示“希望获得可在众院单独提出法案的21个议席”,寄希望于选战后一半。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