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娱乐平台开户 下的文章

胡骁

2月8日早上9点35分左右,我在办公室忙工作,“乐视网开板了!”突然之间,有同事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叫起来,我赶紧打开行情图,在经历了连续12个跌停板后,乐视网股票确实开板了。我马上想到了自己的股票账户,作为一个小散,我还留有200股乐视网的股票,一直留着,算作一个纪念。实际上,也是因为此前长时间停牌,复牌后又连续跌停,我根本卖不掉。9点39分,在乐视网下跌5.39%的时候,我卖掉了仅剩的、留作纪念的200股乐视网。

那一刻,我内心平静如昔,只是觉得200股的亏损并不多,但却买了一个很大的教训:作为一个投资者,希望自己今后能增强判断力,避开像乐视网这样的股票。

乐视网在二级市场最火的时候是2015年5月份,股价一度高达近180元,买了乐视网股票的投资者像捡钱一样,比如今重仓贵州茅台的投资者还要开心,还要显得自豪一些。那个时候,似乎你不谈乐视网和贾跃亭倡导的生态链,就有点OUT了。

在互联网+席卷一切的时候,乐视网几乎都要追赶上BAT了,成为创业板第一股,乐视网集聚了太多闪光灯和目光。每次打车经过北京市朝阳区东四环的乐视大厦旁边,总会忍不住看看那座楼里面的灯火辉煌,想象一下那个改变经济生态的“贾布斯”正在里面充满激情地构想未来的商业版图。

在投资界,太多的基金经理开口必谈乐视模式,以及互联网+,有投资机构人士甚至乐观地认为,乐视网所在的创业板指数,一定会在不远的将来,和上证指数不期而遇。作为一个小散,我没有那个能力看清乐视网的“生态化反”到底是什么,我只是从公开的资讯渠道不断看到乐视网在“做大事情”,2015年8月的某一天,我买了乐视网的股票,买入的市值相当于我两年的工资。当时,我乐观地相信:乐视网的调整就是再次进入的良机。

买入乐视网之后的经历和大多数买入乐视网的股民并无二致。事实证明,我买错了,亏损自然就来了。再后来,趁着反弹,我卖掉了乐视网大部分的股票,现在想起来,这是多么幸运。但我留了200股作为纪念,想着以后有机会以股东的身份参加乐视网的股东大会,亲眼瞧瞧贾布斯的风采。那个时候,“贾布斯”的神话还没有戳破,泡沫依然还在。

2016年年底的乐视年会,贾跃亭穿着黑T恤和牛仔裤,登台唱了一曲《野子》:怎么大风越狠,我心越荡;我会变成巨人,踏着力气、踩着梦。贾跃亭的演唱视频看得多少人心潮澎湃,彼时乐视正处在水深火热之中,但贾跃亭唱出来的是“带上勇气,踏着力气,战胜自己,你会成为巨人”,这让多少处于创业期的创业者们热血沸腾。也是在那一年,中国首富也登上公司的年会,唱了《一无所有》,让好多觉得自己一无所有的人情何以堪。

有一段时间,我还后悔自己卖乐视的股票卖早了,应该相信贾跃亭的。那首《野子》的视频,我也看了不下10遍。好在自己还有200股乐视网的股票,算是给自己曾经的生态化反迷恋岁月留下了一个纪念,虽然至今我也不知道生态化反到底该如何解释。

乐视网复牌后,在第12个跌停板终于开板,创造A股最长连续跌停纪录的ST保千里索性也跟着开板了。我的200股乐视网股票,也在跌停板打开后卖掉了,自此我失去了一个身份——乐视网股东。我卖掉后,乐视网最终收盘还涨了5.39%,与涨停失之交臂。

恰好打开跌停的当天是乐视网2.13亿股定增股份的解禁日,乐视网至少目前还看不出有任何摆脱危机的迹象,为何还是有大量资金去撬动跌停板?市场背后的人性,真是让人难以捉摸。从乐视网盘后披露的股价异动公告可以看出,公司大股东并未有任何动作,说明乐视网的抄底资金有博反弹的赌博性质。

在卖掉了200股乐视的股票之后,我只是希望能够迎来一个理性投资、聪明投资的“新我”。

原标题:中国公民赴马团组游是否已经被叫停?外交部回应

[环球网综合报道]2月8日,外交部发言人耿爽举行例行记者会,再就马尔代夫局势答记者提问。以下为答问实录:

问:我们注意到日前外交部和中国驻马尔代夫使馆已经将中国公民赴马尔代夫的领事提醒级别提到最高,发言人也多次就中国公民前往马尔代夫问题作出表态。你能否介绍下,目前中国公民赴马的团组游是否已经被叫停?

答:目前,马尔代夫全国已进入紧急状态,2月5日外交部和中国驻马尔代夫使馆根据当地安全形势发布了中国公民近期暂勿前往马尔代夫的安全提醒。

据了解,中国国家旅游局也已发布安全提醒,提示国内旅行社暂停组织赴马旅游。请中国公民密切关注上述提醒在计划春节出境游的同时,高度重视旅游安全风险问题,与旅行社、酒店及航空公司充分沟通协商,妥善解决因客观突发因素引发的连带问题。

责任编辑:张岩

原标题: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王昭荣逝世,享年88岁

离休干部、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党组原副书记王昭荣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18年2月5日2时10分在南昌逝世,享年88岁。

王昭荣同志1930年11月出生,吉林省扶余市人,1947年9月参加革命,1948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49年8月随军南下江西省工作。历任江西省婺源县八区区长、区委书记,婺源县县委委员、宣传部长,上饶地区直属机关党委专职副书记,上饶地委审干办主任、肃反办主任、钢铁办主任,上饶地区行署经济计划委员会第一副主任,上饶地区行署秘书长,上饶市委书记、政协主席,《赣东北日报》党委书记、总编辑,上饶市革委会主任、党的核心小组长,上高县七宝山铁矿局党委书记,抚州地委副书记、书记。1977年9月任省委常委、副省长,1983年2月任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1991年2月任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党组副书记、省委政法委书记,1993年7月任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党组副书记。2003年12月离休。

来源:江西日报

责任编辑:张义凌